当前位置: 首页>>精神文明>>湖北好人>>正文
湖北好人
6名“宿管妈妈”接力 爱心餐香飘3年
2014-05-14   审核人:   (点击: )

6名“宿管妈妈”接力 爱心餐香飘3年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昨晚就餐时,赵梅(右)在给“宿管妈妈”邹典明夹菜,其乐融融。 

  长江商报消息   烧鲫鱼、莴苣烧肉、炒生菜、野芹菜炒鸡蛋……昨日中午,武汉商业服务学院学生宿舍观湖苑4栋一楼值班室的一方小桌上摆满了菜,一中年妇女与一女生一起吃午饭。

  “来,多吃点”, 中年妇女不停地给女孩夹菜。乍看以为她们是母女,其实不然。这位中年妇女名叫邹典明,是宿管员。女生叫赵梅,是该校2012级会计一班学生,来自襄阳一贫困家庭。从去年入学至今,赵梅每天的中晚餐基本由楼栋的6名“宿管妈妈”包办。

  无声的爱心接力

  “6名‘宿管妈妈’做爱心餐已有三年多,来吃的都是贫困生。”该校后勤集团宿管中心副主任汪红萍说,几年下来,大约有几十名学生吃过“爱心餐”。

  6名宿管员中,邹典明年纪最大,今年59岁。学校每年都安排一些贫困生到学生宿舍楼勤工俭学,看到一些学生生活条件不太好,“宿管妈妈”每次做了好菜,都会邀请她们一起来吃饭,爱心餐桌在不经意间形成。6名“宿管妈妈”彼此保持一种默契,在自己值班的时候,做出可口美味招待贫困生吃饭。

  “万阿姨包的饺子特别大,鲍阿姨的汤很香。”吃过“爱心餐”的学生对“宿管妈妈”的厨艺印象深刻。

  赵梅说,“第一次吃陈金艳阿姨做的饭,她特地从家里带来了肉丸子,又鲜又香,真好吃。”去年冬天,赵梅受寒感冒,陈阿姨特地煲了排骨汤给她驱寒,还亲自买药给赵梅,督促她多穿衣服。

  该校大二学生王进说,每次遇上学生们过生日,“宿管妈妈”还会做些好菜。如此心细,不是亲人胜过亲人。

 

    汶川女生的感恩

  “邹妈妈,我今年10月结婚,到时您一定要来成都参加我的婚礼。”几天前,已毕业一年多的2009级学生侯海英给邹典明打来电话。

  侯海英是四川汶川籍的学生,家里遭遇地震灾害,经济困难。一进学校,她就成了爱心餐桌的常客。“邹妈妈她们总是想着办法给我们做些好吃的。”侯海英回忆,每餐至少有4个菜,荤素搭配,营养全面。

  一次,侯海英与室友在外做兼职,晚上11点才回来,邹典明还为她们煮好了热腾腾的饺子和汤圆消夜,这让又累又饿的侯海英倍感温暖。

  “邹妈妈到成都后,我一定要带着她到附近好好玩玩。”侯海英说。

  “只是多一双筷子的事”

  “要学生来一起吃饭,只是多一双筷子的事,我们并没有想很多。”邹典明说。

  6名“宿管妈妈”每人还备有一个针线盒,学生们衣服不小心蹭破了、纽扣掉了,她们总会帮忙缝补。

  因赶着上课,来不及打开水,学生们就把开水瓶放到宿管值班室,“宿管妈妈”主动帮她们把开水打好,有时还送到寝室。下雨了,晒在外面的衣服忘了收,宿管妈妈会主动收到室内。有的学生寒假在外打工,需要自行车,“宿管妈妈”把自家的自行车无偿借给她们。

    六个“宿管妈妈”的餐桌大爱

 

    自左至右:邹典明、邹快艮、陈金艳、鲍红艳、汪红萍、万维利。

    长江商报消息   《6名“宿管妈妈”接力 爱心餐香飘3年》追踪>>>

    她们是武汉商业服务学院女生宿舍的宿管员,从38岁到59岁,足足21岁的差距,却有一个共同的身份——母亲。正是这份推己及人的母爱,让分别来自两栋楼、三个值班室的6位宿管妈妈走到了一起,接力做爱心餐,3年里,让数十名贫困学生吃到可口的饭菜(本报昨日A03版报道)。

    在小小的一张爱心餐桌上,在夹菜添饭之间,“宿管妈妈”们帮年轻的女孩子调解室友关系,鼓励勇敢面试,化解兼职纠纷,让她们倍觉温暖。有的女孩子,毕业后还不忘把工作、生活、爱情,在电话里向“妈妈”诉说。更多的时候,她们陪“妈妈”们拉家常,手把手地教“妈妈”上网、玩手机。“比我自己的姑娘还耐心”,“妈妈”邹典明如是说。

    “就像我自己的女儿一样”

    38岁的陈金艳是6人中最年轻的,15岁的女儿还在读高中,家庭负担也最重。宿管员工资每月1180元,陈金艳的丈夫在一家企业打工,一家的月收入只有两三千。但每次轮到陈金艳值班时,给学生们多带一份饭,她一天也没少过。

    谈起家庭负担,陈金艳只是笑笑,“一盘菜一个人也是吃,两个人也可以,只要她们不挑剔,我也就这样带下去了,能有好的就给她们多带一点。”工作累了,丈夫就帮忙把饭给她做好装好,让她和学生们都能吃得舒服。

    陈金艳大概算了算,女儿每个月的补课费110元,生活费480元,女儿每周五回来她都会准备一顿“大餐”。丈夫平时抽抽烟,加上水电费、买菜,杂七杂八的一个月要用到2000元左右,“自己节约一点,也就那么过下来了”。

    爱心餐桌发起人邹典明说,“有些孩子家庭环境非常差,我能帮一点是一点。”陈金艳也是如此。学生赵梅只比她女儿大3岁,当她了解到赵梅的家庭环境非常差,心里一酸,“听说她一天最少的时候只用1元钱,这1元钱能吃什么啊!”她开始心疼这个18岁的女孩,“上班不能经常照顾孩子,看到赵梅吃我带的饭,就像我自己的女儿一样”。

    到了冬天,赵梅的双手长满了冻疮,陈金艳看在眼里又是一阵心疼。她叫过赵梅,塞给她一支冻疮膏,又为她搽上,嘱咐她戴好手套,不要碰冷水。

    “人嘛,不就是我帮帮你,你帮帮我。”在宿管员鲍红艳看来,给学生做吃的是一件很小的事,她自己也有一双儿女都在武昌上大学。

    小餐桌成调解平台

    相比男生而言,女生之间容易闹别扭,“宿管妈妈”的爱心餐桌还成了她们的“调解平台”。邹典明讲了这样一件事,2010年9月的一个中午,她看到李冰冰提着开水瓶路过值班室,脸上闷闷不乐,便叫住了她:“怎么这么久不来阿姨这儿吃饭啊?今天有你最喜欢的卤牛肉。”邹典明拉着李冰冰坐到餐桌前,边吃边和她聊了起来。这一聊才知道,原来李冰冰与室友侯海英闹了别扭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,生活习惯都不同,谁没有点性子呢。”邹典明给两个孩子做起了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“邹阿姨是我们最喜欢的宿管妈妈,她这样为我们着想,我们怎么能继续闹别扭。”李冰冰就这样与侯海英和好了。

    汪红萍也是宿舍里出了名的“知心妈妈”,每天来到小餐桌找她谈心的同学不少,兼职纠纷、寝室矛盾……汪阿姨总会在吃饭夹菜间轻松化解引导。

    对于“爱心餐桌”,学生们不是没有过犹豫。生性内向的赵梅,刚开始并不习惯和宿管阿姨吃饭,怕引来异样的目光,可她慢慢发现,原来大家对于和阿姨一起吃饭一点都不稀奇,她也就坦然了。

    今年开学,学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习会招新,赵梅想加入却不敢尝试。陈金艳得知后,以女儿上初中尝试两次终于入团的事例,鼓励赵梅勇敢迈出第一步。于是赵梅去了面试现场。“虽然没能被录取,但是我不灰心。现在我想勇敢去尝试,加入工商学院的学生会。不管怎样,我要更加大胆自信。”赵梅说。

    学生毕业后常给“妈妈”打电话

    邹典明的丈夫已于2006年去世,女儿也已成家立业。“之所以在学校坚持工作到现在,都是因为这群可爱的学生。”邹典明说,她们有空会来陪她聊天,她生病她们还会督促她去打针。

    2011年10月,邹典明住院动手术,她并没告诉学生。但侯海英知道后,从沌口的校园赶到中南医院看望。毕业后,她还经常给邹妈妈打电话、发短信,讲自己工作、生活的变化,交了男朋友等等。

    年近60岁的邹典明,对手机和电脑玩得很熟。“这是学生教我的,比我的姑娘还耐心。”邹典明笑称,女儿曾吃醋说,“您以后有事就找这些干女儿好了”。

    邹典明觉得学生们都很可爱,“她们经常说,邹阿姨您还是要再找个老伴陪陪您,我说我不找,就在这里一直当管理员,有你们陪我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6位“宿管妈妈”档案

    邹典明,59岁,武汉人,2006年起任宿管。拿手菜:卤好的鸡翅、鸡腿和腊鱼腊肉。

    邹快艮, 47岁,武汉人,2008年起任宿管。拿手菜:南瓜粥

    鲍红艳,49岁,武汉人,2006年起任宿管。拿手菜:高汤面

    陈金艳,38岁,武汉人,2008年起任宿管。拿手菜:爱心便当

    万维利,46岁,武汉人,2010年起任宿管。拿手菜:红烧排骨、豆瓣鲫鱼

    汪红萍,41岁,武汉人,2009年起任宿管。拿手菜:腊肠、糍粑鱼

    武商院号召向“宿管妈妈”学习

     

    长江商报消息  本报关于6名“宿管妈妈”的报道,在武汉商业服务学院激起热烈反响。昨日,学校的网站、广播台、电子显示屏等都在第一时间刊发或播出了本报报道,“宿管妈妈”一时成了校园引人注目的人物。

    昨日,该校后勤集团专门把全体宿管员召集在一起,发起了学习“宿管妈妈”事迹的活动。集团党总支书记朱喆说:“六名‘宿管妈妈’是服务育人的生动教材,只要拥有一颗爱心,用心去做,平凡岗位也可干出好成绩。”

    校团委还专门就此事发出微博:“平凡的岗位,慷慨的付出,我们真的可以发现,灵魂的美丽其实可以看见。”

    校团委书记江雯说,看了报道眼框湿润,爱是相互的,校团委将发动同学开展感恩活动,如为“宿管妈妈”送一句祝福,或一份小小的礼物,或体验一下打扫楼道的滋味,共建和谐楼栋。

 

版权所有:湖北警官学院·宣传处     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解放大道86号     邮编:430034      鄂ICP备050033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