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>>精神文明>>最美警察>>正文
最美警察
校友石锐当选全国最美警察
2014-07-03   审核人:   (点击: )
   
 
    全国“最美警察”评选活动由中央主要新闻媒体和重点网站共同开展。经过群众大力推荐,我院校友、大冶市公安局民警石锐从全国千余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,光荣跻身50名全国公安机关“最美警察”,荣记个人一等功,并受到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亲切接见。
    21日下午,在省公安厅举行的湖北“最美警察”事迹报告会上,石锐为全省公安民警作事迹报告。在石锐抑扬顿挫的演讲中,他追击持枪涉恶“东北帮”成员时的机警勇猛、办案途中力战持械歹徒的临危不惧、帮扶困难社区群众的义不容辞、撑起羸弱家庭重担的执着担当,激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。
 
附:石锐校友的事迹报告:
 
青春无悔写忠诚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    大家好!
    我叫石锐,是大冶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打黑除恶专班的一名普通刑警。
    2008年10月,通过招警考试,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。踏入警营,我就憧憬着能成为一名战斗在与违法犯罪作斗争最前沿的刑事警察。因为在我看来,只有做刑警,才能有更多的机会与犯罪分子真枪实弹的较量。
    2011年9月,因为在派出所工作期间成绩突出,连续协助刑侦大队破获几起大案要案,我被局领导点将进入打黑除恶专班,实现了我的刑警梦,同时我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刑警光鲜名声背后的奉献和牺牲。
    大冶地区矿产资源丰富,矿山企业众多,为了争夺采矿利益,一些不法分子经常雇请社会闲散人员聚众斗殴,严重影响社会治安。就在我调入打黑除恶专班的时候,陈贵镇发生了一起恶性持枪伤人案件:两伙人为争夺矿山采矿权持凶器斗殴,造成多人受伤,其中还有人被枪支打伤。接警后我们迅速赶到现场,但当事人却矢口否认斗殴,更不承认开枪的事,案件一时陷入僵局。
    作为破案专班的一名成员,领导安排我参与调查工作。初步摸底,我们发现情况十分严峻,有一伙东北人,成立地下出警队,充当打手,专门为矿老板们摆平纠纷,多次火拼,致使十几名被害人轻伤甚至重伤,并且造成数百万元的国家矿产资源被非法开采。更重要的是,该团伙手中还持有枪支。由于惧怕报复或受到牵连,周边群众都尽量回避民警调查。为打消群众的顾虑,掌握第一手材料,我选择在晚上悄悄上门调查、或约好时间到指定地点调查,广泛收集该团伙的犯罪证据;此外,我又找到以前相关的卷宗材料,复印后查阅,希望从中发现有用的线索。
    由于时间有先有后,案宗材料又是不同侦查员书写,再加上复印后有些字迹比较模糊,查阅十分费力。但我坚持沙里淘金,一页纸也不放过,趴在桌前,逐字逐句地翻看,几百份案卷,我仔仔细细查看了三遍,终于在一份调查笔录中发现了一个外号叫“小马”的“东北人”,曾因打架被派出所处理过。发现这一线索,我欣喜若狂,连日的疲惫一扫而空,我立即进入警综平台进行查询,通过对信息库中大量数据的反复比对,终于锁定了犯罪嫌疑人“小马”的真实身份为赵某。
    犯罪嫌疑人赵某浮出水面,案件的铁幕被撕开了一角。我和战友们立即赶往吉林珲春,抓了赵某一个措手不及。就地审查,弄清了包括“东北帮”主犯韩某在内的所有成员的真实信息。至此,“东北帮”一案取得重大突破。
    随着赵某被抓,“东北帮”成员相继归案。2012年7月4日,专班领导决定收网:抓捕主犯韩某。韩某身材魁梧,当过兵、练过武、坐过牢,反侦察意识特别强。由于当时天气炎热,为了不引起韩某的警觉,在现场布控的民警都无法带枪,更穿不了防弹衣,而韩某随身携带有枪支,抓捕的难度和危险性可想而知。
    当天上午10时许,韩某进入我们设伏的包围圈,在民警悄悄向其靠拢时,狡猾的韩某发现形势不对撒腿就跑。见此情形,我一个箭步追了上去,眼见他就要越过街道的拐角,我一个鱼跃将韩某扑倒在地,然后紧紧抱住他的腰部将他按在地上。急于挣脱的韩某用手肘猛烈撞击我的头部,虽然我被撞得头昏眼花,但我的手一刻也没有放松,直到战友们赶来将韩某制服并押解到车上。此时,我才发现自己的脸上、手肘和膝盖鲜血直流。
    经此一战,我们不仅彻底摧毁了“东北帮”,还顺势打掉了另外两个恶势力团伙,共抓获嫌犯十二人,追回了两支手枪和数发子弹。
    人们常用“铁血”来形容刑警。 我能用自己的鲜血为刑警的荣誉增光添彩,虽有沉重,但我更感到自豪!
    今年8月1日晚8时50分,我和战友邬静涛身着便装来到城区东风路约见一名被调查对象。等待过程中,邬静涛突然对我说:“不好,有人打架。”我转过头,看见十几个男青年手拿啤酒瓶、匕首等凶器,正在追打另外几个青年人。想都没想,我和邬静涛立即跑到路中间大喊:“我们是警察,住手!”当时,离我很近的一名男青年听到我的警告后转身就跑,我立即追了上去。我一边追赶一边命令他站住,当我追到一个夜市摊旁边时,男青年滑了一下,趁此机会,我猛扑上前一把将他按在了地上。
    正在我努力制服这名青年男子时,突然,随着玻璃破碎的巨响,我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狠狠的砸了一下,当时只觉得一阵眩晕。等我好不容易抬起头时,才发现身边站着五、六名男青年,拿着啤酒瓶、塑料凳和木椅子往我身上砸。我大声警告他们:“我是公安局刑警队的,住手!”
    但这伙人非常猖狂,完全不管不顾,在攻击我的同时,还伸手去拉地上的男青年,企图将被我抓住的男青年抢走。我一边用左手紧按住那名男青年不放,一边用右手抵挡他们的攻击。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,就是决不能让这名嫌疑人逃走,因为只要能抓住一个人,我们就能很快破案。
    突然间,我感觉左手一阵剧痛,完全使不出劲了。迷迷糊糊中,我看到自己的手上、身上和腿上都是血,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,却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,接着,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    后来从医生口中得知,我全身有10处伤口,左手腕部桡动脉和9根肌腱被割断,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、共缝合了43针才转危为安。
    当我睁开双眼,看到坐在床边双鬓斑白的母亲时,那一刻我真的心如刀绞。我的家庭非常特殊,父亲早逝,母亲下岗,姐姐姐夫因车祸离世,留下了一个小外甥,是母亲做小生意把我和小外甥一手一脚拉扯长大。本想参加工作后能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家庭的重担,让身患多种疾病、年近六旬的母亲享享清福,可现在,我却经常让她担惊受怕。谁知面对前来慰问的领导,母亲却说出了我的心里话:“谁让他是警察呢?”听了母亲的话,我禁不住热泪盈眶。
    事后有人问我,面对那么危险的场面,你当时身穿便装,没有人知道你是警察,你完全可以不管呀。可在我看来,自从我踏入警营的那一天起,无论我穿不穿警服,我都是一名人民警察。群众有危险,我没有任何理由退缩,否则,我就没有资格穿上这身让我骄傲的警服,没有资格承受人民警察这个光荣的称号!
    荣誉属于过去。在今后的日子里,我将永葆刑警本色,用无悔的青春,书写对党和人民的无尽忠诚!
    谢谢大家!

版权所有:湖北警官学院·宣传处     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解放大道86号     邮编:430034      鄂ICP备05003313号